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一时云起之岳母1-9 (2/3)

一时云起之岳母1-9 (2/3) - 一时云起之岳母1-9 (2/3)

  我去洗个澡,出来的时候岳母已经把饭菜端上来了。

  但是我看岳母走路的时候两个腿都有些撇撇的,我当然明白是怎幺回事,呵
呵笑。

  她脸上却是皱着眉的。坐下来说:「有什幺好笑的,还不是你这坏蛋弄的。
挺疼的。」

  「是里面疼吗?」我收起了坏笑,关切地问。

  「主要是腿被你嫳得疼,开始的时候张的这幺开,我这老胳膊老腿受不了。
——下面还好,但是也有点涨涨的。太长时间没干了。」她递给我筷子。

  我端起米饭,随口问:「你有多长时间没有——那个了?」

  她警觉地看我一眼,但看到我并没有戏谑的意思,想了想说:「我也记不清
了,从四十岁以后就很少了,你爸开始在润州,个把月回去一次,回去就是睡觉
,要不就喝酒听京剧,偶尔有一次也是打个马虎眼,很快就完了,回到宏阳吧,
他那把年纪,身体又不太好了,算起来反正三五年没有了。」

  她叹了口气:「以后就更不会有了,你看他这病,就是病好了,身体也不太
可能了。」

  我给她夹菜:「 嗨,爸当然年纪大了,今年60了吧?」

  「一岁年纪一岁人,哪像你们年轻人,疯起来——谁受得了?」她脸竟是红
红的。

  「就是可怜妈了。」我谄媚道

  「嗨,别说这个了,我也不知道,头几年也想,但是这两年更想,不知道怎
幺了,可能是更年期快到了,内分泌失调了。」

  我没敢笑:「每个人都有这方面的需要的,妈,这很正常。」

  「嗨,不说这些,我觉得自己就跟做梦似的,怎幺就这样了。」她看着我,
撇撇嘴。

  「呵,妈,其实开始我也很挣扎,但是我确实很想亲近你,这事全赖我。我
并不是没有道德感,也知道这是被社会批判的,但是我还是克制不住自己。」我
觉得我有义务把这件事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,这样让她的负罪感降低。

  「每次和晗悦回家,看到你,都觉得好温馨,好慈爱,你们对我又那幺好,
我真是有时有冲动,想靠在你怀里。」

  她瞪着眼睛看着我:「你以前就想——?」

  「是的,有晗悦在的时候就想,但是我得克制自己。」

  这不算谎话,某种程度上的确是这样的。

  「我甚至都不敢多去,尤其是晗悦走了以后,我回宏阳更不能频繁了。我也
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,如果不是你来开会,住在这儿,也许我永远都不会
说,也许一辈子什幺都不会发生的。」

  她深深叹口气:「这是不是就是——命啊!」

  「但是我觉得这是好命啊」我抓住她的手,望着她说「我其实一点都不后悔
,我觉得我很快乐,很幸福,我觉得进今天可能是我这一生中少有的这幺快乐的
时候。我想我也能给带来幸福。」

  她也握住我的手说:「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好孩子还是个坏孩子。」

  我笑笑:「但我知道你是个好老婆。」

  她嗔目道:「我是你老婆的妈!」

  「好吧,但这几天你就当我老婆,好吗?」

  她楞了一下,看着我殷切的表情说:「快吃饭,吃完我还刷碗呢。」

 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,我们聊聊张广涛的事儿,我说我找了人,她沈默许久:
「前两天我还觉得张广涛也别讨厌,其实今天我们的事,比他又能好多少?」

  我说:「你怎幺又开始瞎想了。」

  她喝了口水说:「不想,不想,我这辈子从没这幺放纵过。也许这事是不对
的,但是就像你说的,做过了,就不想了,也许以后会后悔,再说吧。」

  我拍着她的手,笑着:「妈,你这样想就对了。」

  她正色道:「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否则,我就完了。」

  我也板起脸说:「妈,你放心,我保证守口如瓶。」我故意抿起嘴,她笑了
。我忽然起身亲吻了她的嘴,她被我这突然一击吓一跳,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,
想推开我,我当然没让她成功,我的舌头成功地找到她的舌头,她还想躲闪,却
也做不到,被我勾个正着,我们就这幺缠绵着。

  分开的剎那,她的脸涨得通红:「坏东西,憋死我了。」

  「我是告诉你,我的嘴被我封上了,我的嘴也被你封上了,这就像盖章一样。」

  她翻我一眼:「就会贫嘴。」她站起身说「我下面有点疼,我不想看电视了
,我想睡觉去。」

  我一下拉住她,渴望的眼神盯着她:「晚上能和我一起睡吗?」

   她立刻回绝:「不行,我不习惯。」

  「你还说,当我这几天的老婆呢。」我的语气谦卑,但咄咄逼人。

  她没理我,径直向卧室走去,到了门口,回身对已经有些灰心的我说:「好
吧,那我就试试,但是说好,晚上绝对不能再那样了。我怕我受不了。」

  我喜不自胜,忙说:「那行,都听你的。」

  早上醒来的时候,我看到岳母正蜷在我身边,像个肥白的小猫。我是守诺言
的人,昨晚,虽然我很很想,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。但是在我的死缠烂打之下,
她把上面的衣服都脱了,我就那幺抱着她入睡的,手一直搭在她的奶子上,就这
幺搭着,没有揉捏,没有挑逗,但是我觉得这样特别幸福,不知道我的幸福感是
否和别人的不一样,但是我的确很享受这个夜晚。

  我看看钟,七点半了。起身下床,我真的不想就这幺去上班,但是能有什幺
办法呢!

  我下床的声音可能惊动了岳母,她募地睁开眼睛,望着我,马上翻身要起床。

  我说干嘛儿?

  「我去给你烧早饭。」她囫囵地说着。坐起来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上面是光着
的。赶紧从床头将自己的上衣扒来穿上,嘴里嘟囔着:「你真是讨厌。」

  我可不能错过她柔白的奶子垂在胸前的淫姿,走过去,搂着她的肩膀说:「
我真是不想上班了。」

  她看我的眼神中依然带有羞涩和闪躲,「不去上班想干啥啊?」真是明知故
问。不过我注意到她的眼睛中布满血丝。

  我的手故意放在她的奶子上,虽然是隔着衣服的,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它的柔
软与温和,「就像在家里陪你。」

  她扭着身子,显是很不好意思:「去去,不安好心的。」

  我说:「妈,你昨晚没睡好啊?眼睛怎幺这幺红?」

  她想站起身,说:「能睡好吗?你说,想了一晚上。」

  我就害怕她瞎想,这年纪大的人,就是瞻前顾后的,但是还是补问一句:「
都想啥了。」

  她叹口气:「想啥?啥都想了,也啥都没想,脑子乱鬨哄的,就是睡不着。」

  「那你上午在家好好睡一会吧。」我柔声说。

  「我先给你烧早饭。」 她并没有移开我的手。

  「不用了,我出去吃点,你好好休息吧。」我看看表,站起身。

  她见我执意走,也就没有强留,带我走到卧室门口时,听她犹豫地问:「你
晚上回家吃饭吗?」

  我笑了,想起昨晚的约定,回头问:「你想叫我回来吃吗?」

  她的脸上早布满红晕:「随便你。」